敬而无畏 苦亦有甜
仲巴公路项目奋战海拔5000米雪域高原纪实
  时间:2018-10-02   
【字体:

本站西藏仲巴讯:9月份,从日喀则乘车到其所辖的仲巴县,一路上青稞正熟,藏民收割忙碌;沿线牧场连绵,草色青黄,屡见浩大的牛群、羊群,偶尔也有三五悠然的野驴、野马,以及远处洁白的雪山、近前天蓝的湖泊,构成了一幅壮美的高原画卷。


然而,秀美风光的背后,是连续10多个小时的车程,是从海拔3700米到海拔5000多米的攀升,以及超过10°C的气温骤降。终点仲巴县,藏语意为“野牛之地”,位于中国的西南边陲、喜马拉雅山脉北麓,这里人烟稀少、环境恶劣,境内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空气中氧含量大约只有平原的50%。


在这样的环境中,公司仲巴公路项目部,正秉承着“登高精神”,克服高寒缺氧、交通闭塞、通讯不畅、电力短缺等难题,在世界屋脊上修筑着又一条天路,为西藏脱贫攻坚注入新的力量。


敬而无畏,登高传人勇上高原


仲巴公路全称日喀则市仲巴县G219线至仁多乡公路,位于日喀则市仲巴县境内,路线全长146.74公里,距离边境仅60公里,是连通阿里南线和北线的重要通道,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


“山高路远地又偏是这条新建公路的真实写照”。项目经理仇诗远介绍说,该路最低处海拔4660米,最高处5500米,全线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线路全长140多公里,起始位置距项目部80多公里,距离日喀则市700余公里,距离拉萨有1000多公里。


高、远、偏意味着稀薄的氧气和艰苦的环境。但是,前身是铁道兵第一师第一团、培育了全国著名“登高英雄”杨连弟的这样一支英雄队伍,他们代代相传的“登高精神”势必要比这里的海拔更高。


“敬而无畏”,项目经理仇诗远一语道破仲巴项目员工战胜高原反应和其他不利条件的精神法宝。“对于高海拔等不利因素,要敬他,尊重客观事实,由低到高慢慢适应,平时多注意防寒保暖,但绝不能怕他,不能有畏惧感。”


保持敬而不畏良好心态之外,项目为每一个初来项目的员工科学规划路线,让身体慢慢适应环境。此外项目还筹建了医务室,聘请了专业医生,配备了应急救援车、常用药品和制氧机,定期为员工体检,保障员工和工人的身体健康。


资料员杨丹是项目唯一的女职工,2008年参加工作的她曾参与宜巴、巴野等环境较为艰苦的项目,今年3月,心怀对西藏圣地的向往,她主动来到项目。在这里,她很快适应了环境,除了做好资料工作,细心的她现在还兼任办公室工作,将后勤工作管理得井井有条。杨丹坦言,自己也曾面临亲人的不理解和自己内心的恐惧,“但真的来到项目后,就发现更多的是自己吓自己,之前了解的不全面,现在亲人也慢慢理解了。”


项目党工委书记王海龙第一批到达项目部的之一,也是众人中高原反应最严重的,失眠、头痛、气喘折磨了他一个多月。“既然来了,就要坚持下来,就要把路干完。”是他常说的一句话。


“越是艰苦的环境,越能磨炼人。项目员工将’登高精神’在这里演绎的淋漓尽致,”王海龙介绍,由于高海拔,这里气候恶劣,年平均气温不超过20°C,最低气温在-40°C,海拔5000米以上随时可能降雪。“在便道没有修通前,到大里程处检查要驾车走近400公里,历时20多个小时,即使是现在,也需要十来个小时,交通上的不便是其他项目比不了的,”


在困难面前,要么消灭困难,要么被困难消灭。仲巴项目的员工们无疑是前者,虽然环境艰苦,但整个项目间充满了乐天精神和互帮互助的温暖。


适应高原环境的过程中,许多员工体重都瘦了10斤左右,副经理张华毅更是瘦了30多斤,员工们却开起玩笑,“要在这里开一个减肥公司。”


没有自来水,只能从雪山下面的溪流中取水,项目员工调侃,“我们用的水比得上恒大冰泉。”


技术员丛章博是今年7月刚分下来的新员工,现在住在路基二队,即使是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他也没有喊一句苦。晚上,结束繁忙的学习和工作,他和驻地的藏族工人开心地跳起锅庄舞。


项目员工理发不便,试验室主任李斌拿出自己的电推子,在工作之余为同事和工人义务理发,被同事称作“高原理发师”。


排除万难,科学谋划力促生产


仲巴公路虽然是四级公路,但其质量标准丝毫不比一级公路差,加之是在气候恶劣的高原上,施工异常艰难。几个月来,建设者们和各种难题斗智斗勇,科学谋划,全力进施工生产。


人是施工生产的第一要素,也是困扰项目的首要难题。由于部分工人无法适应在高原从事体力劳动,导致他们很快离场,同时因项目地处边境,没有边防证不得进入,也影响人员的快速进场。为此,项目每周统计工人动态,及时补充人员,还派专人办理边防证,缩短工人通过检查站的时间。此外,项目还加强人文关怀,实行高薪激励,工人们的工资是平原地区的2-3倍。


打不通电话是项目进场前期面临的又一问题。上场之初人员一进工地,手机就成了砖头,传递信息十分不便。“要管好现场,必须先打通电话。”项目部在第一时间采购对讲机、卫星电话,又联系电信公司在工地建设3个通讯基站,这样三管齐下,基本解决了通讯问题。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于项目地处偏远,物资匮乏,材料供应上存在很大的滞后性。“哪怕是一颗螺丝钉,也要到距离700多公里外的日喀则去买,一个来回就要花上2天时间。”项目物资部长姜辉介绍说:“项目柴油用量很大,要从拉萨运过来,1000多公里路,路况很差,至少要三四天才能抵达项目。”


为了保证柴油等物资的正常供应,项目每天梳理库存,提前制定需求计划并联系厂家。“对于水泥,项目还自建拆包站,购进易储存的袋装水泥,在散装水泥供应不足的时候使用,确保了水泥保供,也规避了旺季价格上涨的风险。”姜辉补充道。此外,项目还就地取材,利用河道卵石进行碎石自加工,解决了地材采购的难题。


仲巴项目工期为24个月,看似时间充裕,但仲巴县全年无霜期只有不到60天,有效施工时间较短,工期紧张。今年3月上场后,项目科学谋划,迅速建家建站,修建便道。通过合理划分施工区段,克服严寒天气,实行冬期施工,迅速打开了局面,至7月初,全线便道拉通,20余个工作面进入施工状态。


然而,7月至8月,雅鲁藏布江发生历史罕见洪水,位于雅江源头的项目遭遇了连续强降雨天气,人员和设备及时撤到安全地区,便道却多次被冲毁,现场施工一时停滞。项目副经理周明兴对那段日子记忆犹新,“记不得冲毁了多少次了,每次都是冲了就修,要为沿线队伍和牧民送补给,在部分地段继续推进施工。”


8月底,雨季终于结束,仲巴项目召开了“大干五十天劳动竞赛”,针对现场情况,倒排任务计划,优化工序衔接,开展了冬休前的最后攻关。


心怀大爱,扶危济困尽显担当


项目入驻仲巴县以来,始终牢记社会责任,心系藏族同胞,尊重民族风俗,和当地牧民群众之间发生了许多藏汉情深的故事,用实际行动获得了藏族同胞的肯定,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今年项目参与仁多乡和国道219线抢险共7次,其中以8月9日抢险规模最大。”王海龙介绍说。


原来,8月9日凌晨,由于连日的强降雨天气,国道219线K1447里程处发生泥石流灾害,掩埋路面长度约1公里,现场10余台车辆滞留。接到县委通知后,项目立即带领抢险队抵达灾害现场,为滞留人员发放了补给物资,经过7个多小时的连夜抢修,使道路恢复畅通。仲巴县委书记王光勤称赞道:“中铁十一局的同志们在灾情面前,不畏艰难、响应迅速,以大局为重,保护了国家重要道路的畅通及群众人身安全,展示了央企的企业能力与社会担当。”


雨季时,项目还曾多次为发生陷车事故的牧民提供拖车援助,帮助他们运输物资。在沿线牧民群众看病不便时,项目利用自有医务室资源,多次为周边牧民提供免费体检、赠送药品等医疗服务,仲巴县电视台得知此事后对项目进行了专题报道。牧民白玛雍措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道:“修路的汉族同志来到家门口为我们诊病、送药,我们很真诚的感谢,感谢中铁十一局。”


“我们还同当地人才市场保持联系,录用藏族群众参加项目建设,助力西藏脱贫攻坚。”据项目经理仇诗远介绍,截至目前已经累计录用藏族工180余人次,使用藏族同胞机械设备20余台套,并有针对性地为他们开展技能培训。


顿珠和占堆是来自仲巴县偏吉乡的两个藏族青年,目前在项目拌和站水泥拆包站工作,负责运输袋装水泥。“我之前在仲巴县其他地方打工,一个月只挣5000块钱,在这里每个月有8000块的收入,项目领导对我们都很好,吃的也很好。”占堆开心地说道。


仲巴县风光优美,水草丰茂,但生态脆弱。施工中,仲巴项目严格把控拌合站、弃土场、桩基施工及生活区等环保风险点,设置三级沉淀池,严格按设计方案选则弃土场,坚持人工洒水,实施垃圾分类处理,将对环境的影响降至最低。便道施工中,为了少破坏草皮,项目尽量利用正线通行而少修筑施工便道,对于无法避免的破坏,项目从当地畜牧局买来草籽,以人工播撒方式进行修复,累计沿便道播撒草籽60公里,平均宽度超过6米,共有530多亩的面积。


敬而不畏高原险,苦亦有甜铁建人。千般辛苦的背后,也有万种甘甜,截止目前,项目已克服前期水灾的影响,路基土石方共180万方,已完成169.7万方,桩基已全部完成,开累完成产值1.9亿元,预计本年能完成产值2.1亿元,能够超额完成公司下达的年度任务。“我们将继续以安全和质量为前提,抢抓有利天气,全力推进施工生产,早日将牧民的致富路修通。”项目经理仇诗远信心满满。(文图/沈正华  丁东  审稿/金伟)


从日喀则至仲巴沿路风光



从日喀则至仲巴沿路风光



项目部驻地



拌和站驻地



项目沿线风光



项目沿线风光



施工机械正在海拔5500米处作业



已经成型的路基



路基两侧覆盖密布网防止扬尘



项目驻地医生为牧民提供医疗服务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